君不归

全职厨初三党
爱叶修

给刚刚回坑的你以及我心中的神作

   @honeynoon   给【盾冬】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

    我真的很遗憾一个月以前才看到这篇文@,但这不妨碍我把这篇奉为神作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是的,神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当我把这篇文一口气读完之后(我花了总计一天的时间来读,边看边做笔记,有很多地方反复地读。),我看了一下时期,很好,我知道我凉了。后来追到lofter我才知道原因。(给你一个抱抱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早点进圈不能在那个时候给你支持),我看完了每一个字,看完了你的分析,字里行间  透露出来的那些素养,那些只可能属于自己的灵感,永远都不可能是从别人的文章里摘取的。(我是不是多话在这里了?)

下面进入正题,我很清楚地能通过文章看见一个巨大的舞台在延伸,其中盾冬的感情渐渐地明晰,加热,爱情,亲情,友情混杂在一起的羁绊混杂在一起,破土而出,不止盾冬两人,还有其他的人,最开始的那个飞行员,咆哮突击队全员,当年风华正茂的四人组,后来失去挚友的peggy和霍德华,复联全员,交叉骨······(太多了写不下),都有栩栩如生的一面(超棒的群像,虽然是配角着墨不多但是精神全出)。

   真的很少有人能写得这么好了,就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一样!!!(看完之后像没看过美队一样,这才是真正的剧情!!!)

 

 废话不多说上正题:

 

 我记得最清楚的场景有这么几个(是很多个)

 

 中士遇到狙击手,两名,绝地反杀(狙击战是心理战啊啊啊)

 

 中士第一次起飞空中杀敌

 队长还是豆芽的时候划掉千里划掉送情报,(特别冷静地回忆作战技巧伏蛰)

  

 有吧唧教队长战斗技巧的那一段四舍五入就是一辆车啊啊啊

 还有咆哮突击队的死亡伏笔,我心都凉透了。美队在和钢铁侠争论的那一段话真的差点让我哭出来(我感觉我在看这篇的时候看几章就想哭)太感人了啊啊啊呜呜呜呜。

 还有在小镇上巴基吻花的那一段美好得让人落泪

 然后是授勋那一段真的想让他们的故事就完结在那里,然后我就被捅了一把大刀呵呵。中间有一句话:

 敬礼,击掌,拥抱。

 一为军中同袍,二为土地同胞,三为他此生携手并肩之人。

 甜到爆啊啊啊啊后面就是刀,呵呵.

 最美好的是酒吧唱歌的那一段,队长唱的是you raise me up太贴切了。然后,我看到你的题外话就知道不好。什么叫华章的结束,什么叫最高峰戛然的休止符???作者我们谈谈呵呵。

  

  爆哭出声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呜呜呜

  

  然后是队长写信的那一段,他亲手写下他爱的人伪造的死因,尽管他对此心知肚明,,队长那段自问自答真的·······泪目

  当bucky死去之后,那个布鲁克林的steve就死了,活下来的,只剩下美国队长。

  

  后来,peggy收到那封五十年前的来信,我真的哭了一遍又一遍,我才看了他们当年写信的场景,酒吧里的狂欢犹在眼前·······你就让我看这个人干事!?呜呜呜

  致敬钢铁卡特,和美人。

 

 然后,我看到叉骨的结尾:此后就是天高海宽,一别不见。

 呵呵,呵呵,我哭爆。不要告诉我这是对骨叔的总结,我觉得这也是你对这篇文的结束。

 

 

 

 很高兴,在我有生之年,还能看见你。欢迎回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填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!!!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我真的很,爱你。

小段子 胡言乱语

1.比起盾牌,我还是更喜欢用枪。
战斗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把盾像刀一样刺出去。
好吧,动作不太协调。你会笑我吗?
我的战斗风格和你可真的不太一样。
我有点想念我原来的制服了。
还有你。

2.我是你的狙击手,负责帮你解决那些暗地里的事。
  擅自把所有的事都这么不负责任地扔给我……
  好吧,我也没地方生气。

3.原来巴基哥哥只比你大几岁,现在看来,几十岁都不止了。
  当然,也有可能只稍微再大那么一点。

4.无论怎么说,
  接下来的路,我背着你走。

手机截图,为什么像事后脸?!
av:1217827

摹图

摹图

摹图

摹图

jarvis视角我的一生(???)

性冷淡的Al画风,略诡异
10.I'm jarvis.
  我是sir的jarvis,sir曾向众人宣称我是他最完美的作品,最骄傲的“孩子”。
  “顶尖水平!”sir骄傲地说。
  “但很快就不是了。”sir对班纳博士说。
  sir向博士展示了他的最新构想——奥创。并成功将博士拉入这个伟大的计划。
  不得不说我的创造者——Tony·Stark是一个伟大的科学家,目光长远的领导者。自从获得权杖之后,sir就开始探索这根外星产物,同时,他比以前更加废寝忘食地投身研究,就好像时间过于紧迫,或是有某些不知名的事物在逼迫他立即去做什么一样。
  我在sir回来之后就敏锐地发觉有些东西已经悄然改变了。我尝试着为他分担,排解,但他总是紧皱眉头,不愿意透露太多。
“sir,发生了什么?”
“jar,你不需要知道。”
我突然感觉到有些“受伤”:“sir,我是您的Al,是您的管家,我希望能够帮助您。”
“……”
“我看到了未来。”
“Jarvis.”
“Yes,sir.”
“一个……恐怖的未来……”
  sir不再开口,也尽力回避任何关于这件事的谈话。
  但在休息或是独处时,流露出的疲惫和无奈让我感到一种“心疼”的感觉。
  我突然想要抱抱他,或者是摸摸他的头发。有些时候他像个小孩子,而我充当起父亲的角色。只可惜我没有实体,而无法给他一个温暖的拥抱。或许复仇者中有些人也觉察到一些不对,但大家似乎都陷入了某种困扰,无力再去关心sir。而且,就算有人提及,sir也会避开吧,似乎sir已经习惯了无坚不摧的面具,,只有在无人时放松一下,或者向我吐露一丝一毫。对sir来说,我……大概是不同的吧?我不确定。毕竟,我……我只是一个Al。

10.sir成功了!奥创编辑完成之后,sir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——就像是在我生命的最初我所铭记的那种笑容,但其中少了些东西,有夹杂了些不明不白的情绪。
  但奥创的成功总归是一件令人高兴的事情。
  “它非常强大!”sir高兴地说。是的,奥创是人工智能的新领域的开端。
  “它可真美!”班纳博士惊叹道,“而且,它看上去……”他迟疑了,或者说是被震撼了。
  “它正在思考!”sir用一种夸张的语调去赞美这一成果。
  奥创的投影静静地漂浮在空中,由核心衍生出来的“触手”无意识地收缩,它看起来像神经元,标志着人类性质的思考。是的,它看起来很棒,有不容质疑的强大,比我,更加强大,也就意味着能更好的帮助sir。我为sir的成功而欢呼,喜悦,跳出运行程序的行为却说明我有了一个人工智能不该有的情绪。

  我直接发了。不想写了,明天再来。